亂之序曲(三)_久久色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学  »  亂之序曲(三)

亂之序曲(三)
亂之序曲 (三)








在她進了房間之後,我還為剛剛說的話後悔。不過自從昨天之後,我倆的關係親

密了很多,想到她帶點嬌羞,逃離的神態,我相信她應該沒有生氣,想到這就

安心了。



沒有多久,她就換了一身休閒服出來,除了臉上還有些紅,看不出有異樣。



到了第二天,我倆在家中,想著如何渡過之後幾天。



「你說我們也去渡個小假,好嗎?」母親的聲音,把亂想著的我,拉了回來。



我定了定神,原來電視正在播放旅遊節目,不過那是炎炎陽日的陽光與海灘,而我們

這兒卻是深秋初冬。如果不是室內有暖氣,現在我們豈能就就穿著單薄的衣服。



「哦,我們現在不是夏天… 」我沒多在意。



「也對,讓我想想… 其實我們也可以去浸溫泉?」

我看了看母親,她微笑著看我,從她的臉上我看得出她挺想去的,不過我想她是不想

我呆在家中,胡思亂想。



今天是星期六,母親還有三天假期,我想了想,也不想她擔心,就同意了。



與平常我們一家人外遊時不同,父親通常都是負責收拾行李的,他總是會說為了突發狀

況,所以最後會預備很多東西。但看來我和母親都是沒所謂,我們隨便收拾了就起行

了,她說只是數天而已,要買也很方便。



就這樣,我們出發了。目的地是兩個半小時車程的溫泉勝地。



我沒有開車,只是坐在鄰座,看著窗外快速流逝的風景。



深秋的來臨,未能將所有的翠綠帶走。依然頑強茁壯的樹木和大自然的美麗,令我慢慢也

明白了自然界的定律。春來秋去,緣來緣去,人生有時也是如此,情愛之事,只能隨緣了。



漸漸地,我放鬆了下來,也慢慢和母親有說有笑了,就像之前那樣。不可不說,當我不再

把母親當成長輩,反而是如朋友般相處時,那感受是很不同的。



聽到她談到工作的情境,那個人怎麼怎麼的,又說到以前上大學時的趣事,甚至一些

尷尬事,把我聽得哈哈大笑。



我感覺到,她也很開心能夠把我當成朋友般,沒多顧忌的聊天。這絕對是一種享受,有些事,

原來父親也是不知道的,例如她說起以前未出嫁時,在家中隨便慣了,也會就穿著內衣褲

走來走去。



聽到這,我當然驚訝了,因為除了外公,我還有一個舅舅,兩個男性,怎會不介意。聽到我

的疑惑,她笑了出來。她解釋說這真的沒什麼,一個是自己父親,看著自己由小就是這樣,

至於舅舅嘛,她可是大姐,由小他就被她壓著,他是敢怒不怒言,然後她又說了件趣事。



她說舅舅在他多次抗議無效時,想到了方法,就是在家中只有他們兩人時,他也只是穿

著內褲。



最初她看到時,也覺得好玩。於是,她也更就故意的常常這樣穿著,到後來,她甚至會只

圍著毛巾就走來走去。說到這兒,她不知道想到什麼,居然笑了出來。



我好奇之下自然想知道,最初母親不願說出來,但在我的追問下,說了出來。



她說那時舅舅看她這樣,也就學她那樣。不過那時的舅舅也差不多十四五歲,青春期的舅舅

自是有了男性的變化,她沒多久就發現了,有時候他會有男性的反應。看到那樣,她最初還

不知道是那回事,不過看著他的窘態還真好玩,就更樂此不疲去逗他。



後來她明白了是什麼一回事後,非但沒有制止,反而更加惡作劇地整舅舅。



直到有次她洗完澡在浴室裡遲遲沒有出來,舅舅最後等得不耐煩,就圍著毛巾衝了進去。



那時母親自是沒有理會他,繼續整理她的頭髮。



因為舅舅趕著要出門,最後就要推母親出去。在推碰間,母親的毛巾一不小心就被舅舅拉了

下來,她就這樣一絲不掛地站在舅舅前。那時的母親已經十七歲,可是大姑娘一個。她看到

舅舅一臉震驚,目定口呆的樣子,既羞且急。她一急之下,沒有逃離現場,而是下意識的就

要報復,她一手就把舅舅的毛巾拉掉。於是母親就看到了他的小弟,還要是已經勃起了的小

弟,似是不受控制般,在一跳一動著。



舅舅被母親的動作嚇壞了,他連毛巾也沒有拾走,滿臉驚惶地跑回房間。



聽到這兒,我以為還有繼續,不過母親卻說沒有了。不知為何,看著她偷笑著的神情,我總

覺得她沒有完全說出來。



她最後說,這個小插曲一直維持著,到有天被外婆發現了,二人被責罵後才制止了,連穿著內衣

在家裡走動也不再準許了。



聽完這些,我才知道原來自己的母親,還能玩得挺瘋狂的,可能現在的她才是她真正的性格,

以前在我面前,是努力營造的形象。



我們說笑間,路程也好像變得短了。當我們到達時,也沒有先去找住宿,就直接去了浴場。



那是一個母親較喜愛的室外露天日式溫泉,基本上付過較一般貴些的費用後,我們就甚麼也

不用了,浴袍、毛巾、浸泡時穿的衣服,全部預備妥當,這也是我們想來就來的原因。



當我換過衣服後,來到露天浴池時,看到母親已經泡在水中,而且旁邊還一個男人。那個中

年男人正在撩母親說話,不過看得出她是出於禮貌回應他而已。



當我走近之後,叫了聲母親之後,那男人訕訕的走了。



本來只是這個小插曲的話,也沒什麼,不過當有數個男人,也走了過來搭訕,就不是樂事了。

原來今晚是什麼冬日加年華,即是那種結交異性聚會。我看了看四周,發現母親絕對是高質

素的,難怪這麼多男人過來了。



知道過後,我們也就沒了心情,打算離去了。



找了家餐廳吃過晚飯後,我們就去找住宿的地方去。意外的是,居然全部地方也住滿了。



好不容易,花了個多小時,差不多我們要回家去時,才在一個絕不便宜的四星旅館,找到了一

個套房。那是他們最後的房間,也是一個蜜月套房。



雖然只有一張床,但還真累了的我們,也沒有什麼意見了。幸好的是,雖然所費不菲,但房

間的佈置和用料,絕對是很不錯的。寬敞的房間,除了有一張很大很舒適的床,和相連的

小客廳,而且房裡還有是一個半開放式的浴室,中間是一個絕對夠兩個人浸泡的按摩池。



當母親聽到按摩池的水,是由外面的溫泉入時,她的兩眼差不多發光了。



打發了好心想為我們繼續介紹下去的服務員後,母親立即就說浸溫泉的時間又到了,

興高采烈地要再次泡泡了。



看著她興奮的樣子,我自是讚成,物盡其用嘛。在她放著水時,我走到了露台出面,欣

賞晚間的夜景。



直到我聽到母親的呼叫聲,我才走回到房裡。母親這時已經美美地泡在水裡,叫我一起陪

她泡。既然已經付了不菲的房資,我當然不會浪費。不過當我我算脫衣服時,我卻呆住了。



因為房間是全開放式的,我可沒有地方換衣服。而且除了身上的衣服,好像我也沒有衣服

替換。



我望看床上,看到的是母親的休閒服,上面是她的乳罩,和內褲。莫非她什麼也沒有穿?



我慢慢轉身望過去,發現母親整個人也在水裡,因為強大的水力,我看不到她究竟有

沒有穿衣服。



看出我不知所措,母親立即就知道是那一回事了。她笑著說,她可是圍了毛巾,房裡的毛

巾也多著。



我看了看周圍,還真沒有遮蔽,有想到又不是沒被看過,就轉過身背著母親脫衣服了。

把毛巾纏在腰間,我就快速地走進水裡,坐在母親身旁。



那水力還真不賴,我舒服得讚歎了出來,母親也是一臉的享受。我們兩人都認為物在

所值,如果明天旅館方面願意打折,我們未來數天就留在這兒了。



聊了一會,我們兩個都靜了下來,享受著舒服的按摩浴。雖說地方不算小,但這是為情侶

預備的浴池,所以設計是把兩人坐在一起的。最初我沒有在意,但現在我發現我和母親的

腿是半貼著,就是說隨著水力,有時會碰在一起。而且母親又愛把腿輕輕搖晃著,所以觸

摸到的次數就更多了。



我隱若看到水底下,母親那若隱若現的乳溝,包裹著胸部以下的白色毛巾,和慢慢晃動

著的雙腿。我想到了當年,不知道舅舅常常看到母親,就這樣走來走去,會是什麼的心

情。



這時的母親閉上了眼睛,所以我欣賞的目光,自然就沒有太多的顧忌。而且從母親之前的

描述,我有個感覺,她不會很介意我這樣看她的。



果然,在我看到不知何時,已經張開了眼睛的母親,在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時候,我沒有從

她的眼中看到什麼,反而她看到我的反應笑了出來。



她笑說我就像以前被她發現盯著她的舅舅,不同的是,我沒有假裝沒有。



我被的說話,也逗笑了。就笑著說我可不同,因為我可不是沒經驗的初哥。



我這話把她弄得笑過不停,她說以後有機會要說給舅舅知。



不過,她可能沒有留意到,在她笑得花枝亂顫時,她整個人差不多都靠到我身上。我清楚感受

到她那嬌滑的肌膚,和柔軟有致的身體。



她笑得差不多後,才慢慢停了下來。我那時可是一動也不敢動,因為除了小弟弟有些要醒來的

跡象,我可是看到母親的毛巾已經鬆了不少,大有要掉下來的趨勢。



「好啊,居然吃起我的豆腐來。」母親看了看我,伸出了手扭了扭我的鼻子後,就像兒時那般

拉起了我的耳朵,開始說起我來。



我依然不太敢動,任由她蹂躪著。很快,她也看出我有些不對,但又不敢還手的樣子。於是,

她就有些樂了。



除了變本加厲,還開始搔癢我起來。



這個我就不能不動了,因為我這人就是怕這個。一被搔癢,就混身停不下來。



我先是叫投降,不過沒有用。母親像是個小女孩般,開心地欺負我這個小男生,還邊哈哈

大笑。



既然投降沒用,我當然是反抗了。



我先是搔癢母親的頸項,卻發現她居然沒反應。她說她就是不怕這個,還笑著說這個對她沒

用。



我自是不信,一下子就搔到了她的腋下,不過她除了跳了一下,就沒有反應了。她可沒有理

會我的無奈,反而更落力地襲擊我,以把我弄得哇哇亂叫為樂。



我這時可是急病亂投醫,在混亂躲避間,我看到母親那漂亮的耳朵,想也沒想,一口氣就吹

了過去。沒想到,這個竟然有用,她啊聲叫了出來,然後就要躲開。



反擊有效,我當然是乘勝追擊。



沒多久,我又有了新發現。在母親閃躲時,我無意中碰到了她的腰枝,原來她也不是完全不怕

的。



她和我同時哇哇亂叫,水花四濺,不過總算不再是一面倒了。



呼喊糾纏間,我倆的毛巾當然就要鬆開來,所以我們既要單手抓著毛巾,又要閃躲對方和兼顧

反擊,這時候可差不多是無所不用。



我是男生,力氣自然勝於母親,不過我不敢動用全力,而且大家都是半裸著的,所以基本上我

都是讓著她的。但她可沒有留力,也不知道是不是沒在意,所以身體的接觸和摩擦就絕對不少

。沒多久,我的小弟就有甦醒的跡象,我更是不敢亂動,被她發現。



這時的母親,她的雙腿張開,半跪半坐的坐在我的左腿上。清楚知道在那毛巾下,沒有其他衣

物的我,立即就意識到她的下體是直接壓在我的腿上。而依然閃避著的,在身體的扭動觸碰下,

有數次清楚感到她下身的陰毛,就在我的腿上擦過。



不過,她好像沒多久也留意到了,因為當她在我的腿上移動著時,她的膝部觸碰到了我的小弟

。相信那堅硬的觸感,不是很難辨別出來。



但是把我欺負得很開心的她,很明顯沒有因此就住手。她轉到我的身後,差不多整個人趴到我

的背上,繼續對我肆虐。本來還有些尷尬的我,在她語帶挑釁地在我耳邊問我服不服的同時,

也她被她弄得我更加的心猿意馬。如果說那天晚上所發生的過程,只是糢糊的記憶,現在就是

極之刺激的貼身體驗。



而且現在我也不用顧慮到完全勃起的小弟會被她觸碰到,所以在心底裡也不想這麼就停下來的

我,就叫嚷著無論怎樣也不屈服。這可把母親本已情緒高漲的纏勁,完完全全給引爆了。



她漸漸不再理會身體的接觸,又再次轉到我的身前,就是要我服輸。但我卻不想既要躲

避她的襲擊,又怕她不小心碰到什麼敏感部位。所以在她以為我沒力氣去反抗她時,我動了。



當時的她,已經有些不顧儀態,面向著我跨坐在我的腿上,在水底的兩手正放在我的腰間。我

沒任何困難就環抱著她的腰枝,然後向前俯身,再次找上了她的髮鬢邊的耳朵,吹起氣來。



意外的她,被我突然其來的突襲弄得嬌聲呼了出來,不過我的雙手阻止了她要向後躲開,而且

我沒有停下來,還乘機張開了口,把她的耳垂含進了口裡吸吮了數下。



當我鬆開口後,我裝著惡巴巴在她耳邊說如果她不反過來投降,行動絕對會升級。



不過母親可不答允,她的回應是雙手再次活動起來。



相當然地,很快這就變成互相攻堅,誓要對方屈服的慘烈情況。



身體的觸碰程度,比剛才絕對升溫了很多,而且還在急劇上升著。



我相信其實母親也清楚意識到我倆身體的摩擦,可以說已經完全超出了界線,而且只要她叫我

停止,我絕對不會繼續下去,不過不服輸得她,就是不開口。



我也估不到母親會是這麼好勝,想到這些年她在我面前都是保持著母親應有的一面,我既有感

動,也慶幸她終於漸漸回復真我。



當然我沒有因此就要停下來,相信這也不是她想要的。而且,現在可是我在反攻中,既有終於反

擊的樂趣,也秘密地享受著她那已經拉到差不多貼到身上,被我緊緊抱著的身軀。



這時的我已經將攻勢擴散,除了用口落力地在她的耳朵和頸項上又吸又吮,沒有摟著她的一隻手

,已經由隔著毛巾騷擾著她的腰枝,到了我剛發現的新大陸,就是她極之怕癢的大腿上騷擾著。



感受著她大腿光滑的肌膚,有數次我差點就要去直接撫摸她,而她的毛巾也因此被我弄得越來越

鬆。



我身上的毛巾,早就變得只是覆蓋我大腿根處,如果不是我還坐著小部份,和勃起的小弟

剛好把毛巾勾著,毛巾早就已經不再在我的身上。



就在我以為她的毛巾還能繼續其使命時,它卻在母親一次的扭動時,被弄脫了,一下了就被水力

沖走,飄到她的身後水面。



我倆的身體同時發僵了,四目交投,一動也不動。



我著不知是水溫,還是劇烈的動作而緋紅著臉的母親,我忍不住就壞壞地說,說這時的她應該要

認輸了吧。



她睜大了眼,然後像是被我惹火了般,大聲說永不!然後她竟然就不顧裸露著的身體,再次

挑起了戰火,而且還說什麼和我老爸和舅父比這個,她從沒有忍輸的習慣,而且到最後總會是

站著笑的那一個。



我不知道她的那些輝煌戰績,是否如我們現在這般衣不敝體。我知道,沒了那一層布,這是兩碼

子事。這時的我,可是和母親的身體作零距離接觸,那觸感和快感,正在完完全全地在刺激挑逗

著我最原始的本能欲望。



沒過多久,我就已經不能自控地,開始觸摸和感受她的身體,雖然沒有摸到她的重要部位,卻是

明顯地在她身上佔著便宜,享受著她細滑肌膚所帶來的快感。



我不知道她會否和我有同樣的感受,但慢慢也能感到她細微的轉變。在我已續漸有些挑逗成份,

不多似搔癢而更似是撫摸在她的腿和腰間遊走著時,她的身體由最初的大幅度扭動,變得

如蛇行般扭曲著。



同時她的的雙手也有些緩了下來,大有要停下抱著我的趨勢。



我倆似是有默契般沒有說話,也沒有眼神接觸,沒有停過下來的大呼小叫,開始間或夾雜著些

許的喘氣聲。



當我的手終於忍不住摸上了母親的臀部時,她的身體僵了僵,但接著就放鬆了。我似是得到許

可,興奮得楚不住擠了下,她啊聲呼了出來,但跟著就忍住了。



我偷偷望了望母親,發現她不知何時已經閉上了眼,小嘴似是金魚般,時而開合,時而緊緊

抿著,那神態誘人極了。我沒有多想,就低下頭,印上了她的嘴唇。



那一刻的感覺是,很柔軟很濕潤,原來母親的嘴唇是這樣的,怎麼以前我從也沒有想過,就算

那晚我也沒有發現過。



而被我偷吻的她,她的雙眼立時就掙開了,碰上了正溫柔地看著她的我。



不過我沒打算停下來,我繼續親吻著她,同時把她的小嘴吸進口裡,輕輕吸吮著。



她沒有避開,只是複雜地看著我,也沒有回應我的吻。我知道她在猶疑,不知道應該怎樣辦。

究竟應該制止我,還是任由我這樣,而很明顯地,這時的她並不是那麼的抗拒我。



終於,她向後避開了。



「你知道如果我們這樣做,是不對的。」母親輕聲的說。



「我知道,不過我真的情不自禁。」那是我的心底話。



「但這是不對的。」



「我知道,也明白那晚是因為我醉了,最後才會發生。不過我現在是清醒著,也知道這會代表什

麼。但我想說的是,就我清楚算這是錯,也願意繼續錯下去。因為,我發現自己已經忍不住愛上

了自己的母親,愛上了為自己而改變,做一個偉大的母親。不過我更想說,我深愛的,既是那樣

的妳,也是現在這個更有真我,亦母亦友,可愛又帶些頑皮的妳。」說完後,我沒有給她時間回

應,又再次吻上了她。



母親似是被我的話感動了,她抱著我,任由我親吻著她。



我知道她要時間去想,所以我沒有急色地去挑逗她,只是輕輕地親著她。同時我的手在她的背部

,慢慢上下撫摸著。雖然小弟已經硬得發紫,但我想得到她的回應,才繼續下一步。



過了良久,她再次開聲了。



「我不知道,我很怕… 我喜歡我們這幾天的改變,我們變得更親厚,但我更怕如果我讓你…

讓你這樣親我下去,我怕我會變得妒忌和易怒,像那些女孩子般變得喜怒無常,最後失去了

你。」



聽到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我,我感動的同時,也有些覺得好笑。想不到一向理智的母親,也有

這柔弱的一面。



「媽,我是妳的兒子,這是怎樣也改變不了的。怎會有做孩子的不愛護自己的母親,我可是愛

妳愛得不能自拔,只想永遠都和妳這麼親近。只要妳不嫌我太黏妳,我可是不會不愛錫妳的。」



「真的?」



「當然!我絕對可以保証,以我的人格擔保!」看到我一臉正經,就差拍著胸口發誓的樣子,

母親忍不住噗聲笑了出來。



「媽,妳真美!」



「貧嘴!」她板著臉。



「真的!」



「我不信!」我看她其實已經忍不住有了笑意,不過就是要和我鬥嘴。



「好吧,我可以証實,不過要妳合作… 」



「怎樣合作… 」



「這樣。」說完,我的嘴再次親上了她,不過這次我可是熱情多了,經過了這番對話,我

知道她的心結已被我解開了。



母親這次終於回應我的親吻,她的小嘴開始和我對吻,我大喜之下,當然就是更熱烈的親

吻著她。



沒過多久,母親就被我吻得差不多回不過氣來。她嬌喘著氣,同時嗔聲說我這樣會把她弄

得窒息過去。



既然如此,我就轉移目標,開始親吻其他之前已經偷襲過,但現在卻能光明正大地去親吻

的地方。當然,不用再緊緊抱著母親而空出來的雙手,也開始在母親的身體上四處遊走。



溫柔地撫摸著她的身體,在母親因我的撫摸而慢慢扭動著,和發出舒服享受的歎息聲的同時

,我越發為她成熟誘人的身軀而著迷。



她嬌小的身軀,有著迷人的曲線。乳房雖然並不豐滿,但卻正是我喜歡的類型。充滿彈性的

光滑肌膚,令我只想撫摸著她腿上的每一吋肌膚。再加上平坦的小腹,和渾圓的小屁股,如

果說那天晚上,和母親的意外交合,只是如綺夢般迷離,這刻的我,只想和她作最真實,最

貼身,最親密的,在肉體和心靈上徹底合而為一。



在我愛不釋手,和溫柔細膩的撫摸挑逗下,母親已經變得混身乏力,靠在我的身上任由我盡

情撫摸。她的身體也因此而變得敏感異常。



我知道她已經是情動不已,而我也是已經箭如在弦,不能不發。



於是,在我再次親吻地她的耳垂時,我輕柔地問她。



「媽,我想要妳了。可以嗎?」



而回應我的,是她如蚊蚋般的綿綿膩膩的回應。



「嗯…」



這時的我已經一絲不掛,那條毛巾早就被沖走了,而因為母親依然是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所以

我的小弟已經在母親的私處外磨蹭了好一會,把她弄得嬌喘連連,嬌吟不斷。



在我得到她的同意,大喜的我當然不會浪費時間,本來已在門外徘徊的肉棒,在我向前一推,就

把龜頭頂了進去,被四周的肉壁給緊緊包著。



我和母親差不多同時舒服得呼喊出來,我的聲音是沈厚的歎息聲,而她的是嬌昂的呻吟聲。



下一刻的我,就是本能的把肉棒繼續頂進去,直到肉棒完全地消失在母親那美妙異常的小穴裡。

母親緊緊地抱著我,身體似是不堪我的入侵,被刺激得在顫抖著。她小穴的溫度,比水溫更加

的火熱,同時把的肉棒緊緊吸著,既似是在阻止肉棒的侵入,但卻令我更想深入進去,那矛盾

的感受,令我興奮莫名。



「媽… 妳的小穴吸著我… 很舒服。」感受著這人間極樂,但那刻不知為何,我同時想到了父

親,既羨慕他娶到母親,又有些妒忌他。如果說之前我還有些覺得對不起他,現在的我早就

把這想法完全拋到腦後。



「那麼你喜歡… 喜歡媽這樣吸你嗎? 我也覺得很舒服…」說完我感到她的小穴收縮了一下。



「當然喜歡… 這是如天堂般的享受。媽,我愛你。」說完這話,我忍不住動了一下。



「我也… 噢… 你使壞! … 不過,我也愛你。」意料不及的媽,被我這動作弄得嬌羞不已,

她臉上的嫵媚,令我更為她著迷。



我愛妳,媽。就讓我今晚好好的愛你吧。



我開始抽插,但因為實在很緊,我只能慢慢地動。那緊緊的小穴,讓我完全想不到在十六前

,我就是從這兒出來的。



母親的嬌吟聲,變成了最動人的聲音。在我每一下輕輕挺進去時,她都會被

我弄得啊聲輕呼出來,而在我抽出的時候,那空虛感令她嗯喔的低哼著。



隨著我的動作,肉棒在她緊滑的小穴淺淺的抽插著。她那壓在我的胸口上柔軟乳

房,和上面兩個因為情動而硬成小點的乳頭。感受著這兩個極端的對比,再加上

輕拂著我的臉的秀髮,和跪坐在我身上緊夾著的雙腿,雖說還沒有完全進去,但

已經令我如在夢中。



似乎母親也是很舒服,她嚶嚶哼哼了一會,就低頭印上了我的嘴,主動地向我索

吻,同時我感到她的柳腰慢慢輕搖著,那陣陣的快感令我只想把肉棒完全插進去





我感到自己似是忘記了如何呼吸,耳邊響著嗡嗡聲。她的左手在我的臉上輕柔地撫

摸著,右手抱著我的背部。在我們親吻著的同時,我的臉上近距離感受著她呼出如

蘭的熱氣。



在我小弟的肉冠被她這樣的小穴,這樣吸吮磨蹭了一會後,我的手扶上她的腰枝,

她停了下來,定定地看著我。她的臉上依然是緋紅著,不過那媚態卻是比只前任何

一刻更盛。



我們這樣對望了最少一分鐘,但大家都沒有說話。然後,我感到她的身體動了一動

,同時她如歎息如低泣般低吟了出來,我被她那誘人的聲音,逗得忍不住將下身頂

了一下,肉棒也推進了小許。我們被這刺激得輕呼了出來,卻又同時停了下來。



我只感到她的肉壁似是會動般,緩緩地一收一放把肉棒緊緊吸著。我被這刺激得,

本已完全勃起的肉棒,又因此變大了些,然後不受控制地,受血液急促湧進而

跳動起來。



「噢… 天啊… 」母親被我這變化,驚訝得呻吟了一下後,就叫了出來。而且雖然我

們在水裡,但我更清楚感到,感到她的私密處流出了一道清泉,落到我那如小球般的

火熱肉冠上。



那絕對是難以形容的強烈刺激感覺。



我忍不住低吼了聲,然後又挺進了一寸。



她的小穴被我撐進了同時,卻又把我的肉棒吸得更緊,同時她呻吟了出來。



我們緊緊抱著對方,重重的喘息著。



母親張開了那有些迷離的眼睛,望著我,然後她輕輕地,如喃怩對我說:「好兒子,媽

要你好好愛我,我要你的愛,今晚我是你的,你想怎樣也可以。」



說完後,她充滿著愛的看著我,然後雙手搭到我的肩膀上,接著她的身體向上移離了小

許,直到小弟她的小穴口。



她抿了抿小嘴,輕柔地說了聲,「愛我。」



然後身體如弓般向後一彎,同時嬌軀向下沈,我的肉棒,就似是一下子突破了隔隔阻礙,

完全被她吸了進去,身體緊緊貼在一起,合而為一。



那強烈到極點的快感,是我從來沒有體驗過的。



她似是在這個動作中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不過我可是精力絕對充沛,只感到全身有無窮的

動力。所以,我很快就被人類最原始的欲望,給喚醒過來,開始了既是本能反應,也是我

最最最想要做的,就如被完全喚醒的雄獅般,在身上的成熟誘人嬌軀,開動起來。



我們的做愛過程,充滿著火熱的激情、纏綿的愛、和因為偷嚐著不為世人倫理所接受

的禁果,而令到更加的刺激和充滿著禁忌的興奮快感。



母親被我年輕有沖勁,卻又不失溫柔的攻勢,弄得高潮不斷,直到丟了數次,差不多

要求饒的時候,我才終於忍不住把生命種子,射進她的身體深處。



當然,我是知道她有吃避孕藥的原因,才敢這樣,否則如因此而出事了,那就大件事

了。



我倆擁抱著對方,直到回復了些許力氣後,溫柔地親吻著。



她親了一口,然後輕聲說:「剛剛我們… 就算這是錯,也是錯得最美妙,最充滿著

愛的錯。我愛你,我的兒。」



我的肉棒依然在母親的身體裡,聽到她的話,我感動得抱著她,不斷地親吻著她,同

時不斷訴說著我對她的愛。



那是既有對母親的愛,也有如情人般的愛。



我們這樣熱吻纏綿著,直到小弟又再次醒了過來,才把母親嬌羞不已的輕呼了出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