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春美姐任弟姦_久久色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懷春美姐任弟姦

懷春美姐任弟姦
我姐面容美貌,身材窈窕,皮膚潔白,是典型的清純玉女。



我自幼身體強壯,面貌也算得上英俊。我生理早熟。十二歲時肉棒便已有五寸長,比同齡同學大了近一倍;到十六歲時,肉棒發脹時長近八寸,十分粗壯,比一般成年男子的要大許多。



那天家裡只有我和姐姐。當時我在房裡瀏覽我在網上觀看一部日本影片。



那是一部叫「姊姊是我的」性愛黃片,片中的「姊姊」是位廿歲左右,相當漂緻的少婦,弟弟則是一個十八、九歲左右的的青年男子。



先是姊姊和弟弟一同在水池中沐浴,兩人都光裸裸的,互相擦背。但到後來,就變成互相摸弄性器。姊姊含弄弟弟的雞巴,弟弟舐弄姊姊的潔白高聳的乳房,摸揉姐姐的陰唇,又舐弄肉唇中的陰蒂………接著兩人開始性交,改換了多種姿勢……最後弟弟在姊姊陰戶裡內射………



看著看著,我已十分「性」奮,想要去浴室打手槍。



去浴室要經過姐姐臥房門口。通常姐在休息時,都會關上房門。今天不知怎的,房門只是半掩,留下很大的間隙。通過半掩的房門,我無意的向房內張望了一下。



我看到了一幕意想不到的奇景。



姐仰躺在床上,閉著眼,絲質的柔軟睡袍撩在頸下,姐雖穿了睡袍,但沒有穿內褲和內衣。實際上等於全身赤裸。此刻她的右手伸在大腿間的小屄肉縫間摸弄……左手揉著自己的乳房,嘴中還發出低聲的呻吟:「嗯……呃……噢……」



那時姐的奶不大,估計是32B吧,很嬌小,但很結實尖挺,像一對迷你白玉小茶杯,覆蓋在雪白的胸脯上。她的陰戶卻是很豐滿,活像隻新出籠的大饅頭,高高突起。陰阜上有一小片短淺的幼毛,兩片大陰唇上則光潔無毛,肥厚脹卜,密合一線。



這意外的發現讓我心驚。怕姐姐發現我在偷窺,我就輕手輕腳的趕快溜去浴室。



到了浴室,淘出脹硬的大雞巴,準備一如往常一樣,一邊擼弄雞巴,一邊腦海想像A片中的女主角的誘人身材……想像劇中的在肏她的男主角是我……我的肉棒插在她屄中進出抽插。



但不知怎的,腦海中出現的,總是我是剛才看到的姐姐的裸體。



想了想,肥水不落外人田,我決定冒險一次!



我毫不猶豫的,走向姐姐的臥房。



我身前挺起的是一根八寸長、棒身佈滿青筋的又粗又硬的男性生殖器,向上方45度昂起,生殖器最前端的龜頭有雞蛋大小,猙獰紫亮。



我輕巧的來到姐姐的房間,眼睛閉著的姐姐還沒發覺到我的侵入。



我立即飛快脫去自己全身衣褲,赤條條的我,下體的雞巴暴脹鐵硬。我來到姐床邊坐下,左手按住姐姐的肩膀,防止她起身逃脫或反抗,右手便老實不客氣的蓋在她白嫩尖挺的小乳房上,揉弄她的奶子。



姐姐嚇到了一跳,張開眼睛,蘇醒了過來。



她有些驚慌,又有些生氣,說:「弟,你想幹什麼……快出去……不要這樣……啊……啊 ……」姐口中嚷著,但並沒有採取進一步的反抗行動。



無視姐姐的口頭抗議,我一語不發,迅速上床,壓在姐的裸體上,我有力的雙腿撐開姐姐試圖併攏的雪白大腿,毫無顧忌的,將灼熱的龜頭直接頂在姐的肉屄入口上!



我發覺姐的小屄入口處,已相當濕潤,我調整角度,把怒脹的肉棒對正姐姐的小屄桃園入口,試圖插入。



姐連聲說:「唉……不行……不可以…趕快下來……唉……不要啊……不可以……唉……」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我屁股向前一挺,龜頭便陷入一處泥濘火熱的小肉洞裡,前端感覺面臨一處緊狹的軟肉瓶頸。



此時親情已惘然,心中只有高張的淫慾,也不管姐姐是不是處女,不管她以後要不要嫁人,立即再用力一頂!



「弟……你真……不可以……不可以進去……啊……啊……」



龜頭強行通過軟肉圈瓶頸,順利向前推進。再一次用力,龜頭擠開密合在一起、從未經人開闢的陰道肉壁,八寸長的大雞巴已插入了四寸左右。



「啊……噢……痛……」姐姐發出一聲輕呼。



大概是想減輕被粗長的鐵硬肉棒強行插入的痛苦,姐雙手勾住我的背膀,大腿擡起,向兩邊分開,一雙小腿卻勾住了我的後腰。



但這樣的姿勢,也更方便我插入她的屄花心。



姐口中斷續叫道:「你太大……不行……太脹……輕點……快拔出去……啊……」



姐話還沒說完,我整根八寸長的粗壯肉棒,已全根插入她的陰道,只餘半寸在外,龜頭已頂到一團隆起的嫩肉堆。 自A書上我已懂得,那是姐姐的花心 – 她的子宮頸口! 龜頭不能再前進了,已插到底,碰觸到姐的花心了。



我淫心火熾,完全不理會姐的求饒,立即開始肏姐姐的嫩屄。而姐現在的姿態,正是最適合男上女下的「傳教士」性交體位。



進出抽插了十來次,姐陰道中似乎更潤滑了,未經人事的陰肉緊緊裹住入侵的大肉棒,紅嫩的陰唇不停的被帶進帶出……。



我低下頭來,看自己粗長的大肉棒在姐姐的肉屄裡進出,兩片原本密合一線的大陰唇被迫得微微裂開,肉棒上還帶著幾絲淡紅的血絲,和透明發亮的的淫水……真是性感極了。



姐原來是處女啊! 而我現在正在姦淫姐的處女嫩屄!



「哎……哎……你……怎麼可以這樣……強姦自己的……親姐姐……哎呀……你的……太大……脹死姐姐了……哎……不要……頂那麼深……哎……好酸……哎……停一停……哎……不能那麼深……輕一點……哎……」



姐連聲嬌呼,但也並沒有試圖推開我,而是被動的、默認的,承受我的侵犯。



我見姐沒有反抗的意圖,便騰出雙手,不再緊捉她,而是將她的雙腿更向上、向兩旁推開,讓她的陰戶更突出,更便利我的姦淫抽插。姐姐苗條的身體幾乎被被對折,粉嫩的屁股被舉高,大饅頭似的陰戶完全暴露,肉棒在小屄洞中不停的進進出出………



我上面的雙手分別把玩揉弄她的一對堅挺小乳房,下面的八寸長的肉棒則是有節奏的,不稍停的,下下盡根的姦淫十七歲姐姐的處女嫩屄 。



姐眉心緊皺,閉著美目,不時轉動頭部,喉中發出:「唉……嗯 ……啊……」的囈語。



經過十分鐘不斷的活塞運動,小屄中的淫水更充分了,而且潺潺的浸出小屄口外,姐的屁股、大腿跟都濕了,屁股下的床單也濕了一大片。



姐姐的陰戶內外一片濡潮。淫水不停的流出,弄得我的的陰毛都濕漉漉的。



我知道思春的姐姐也一定已感到舒暢了,否則不可能流出這麼多的淫水。



我低下頭蜜吻姐的香唇。



她沒有躲避或抗拒,軟潤的櫻唇微開,任我蜜吻,後來還將丁香小舌塞入我的口中,讓我品嚐吸吮。



雖然我和姐的上面和下體都已緊緊的結合在一起,但我更希望能和姐姐言語溝通。



如今木已成舟,是時機了,我便開始和姐姐調情說愛,以徹底消去姐弟兩人心靈間那最後一點障礙。



「姐,我愛死妳了!我老早就想妳……想肏妳的美屄……現在終於如願以償……我好興奮……姐,妳的小屄真好肏,我舒服死了,哦,姐,妳的水真多,真浪……」我聳動屁股,雞巴不停做作活塞運動。



「姐……妳是我的女人……我的情人……情婦……我是妳的男人……妳的小老公……」我氣呼呼的,喘息的說。



姐聳動陰戶,配合我的抽插。小肉屄緊緊的包住我的肉棒,而且不停的夾緊。 



「小色狼……姐的全身都是你的了……姐已經是你的……你的女人了……你是姐的秘密……情郎……小老公……啊……」一聲浪叫,大量的淫精直射而出,浪屄不停的收縮,眼見姐是到了高潮。



小屄膣內痙攣,肉壁不規則的隆起,我用龜頭磨頂膣腔內新隆起的軟肉塊。



「啊……啊…………酸死我了……好舒服……我吃不消了……停一停,啊……棒下留情……我要死了啦……啊……棒下留情……饒了姐姐……」



姐姐嬌喘不止,小浪屄不停的緊夾我的肉棒。



「咕嘰…咕嘰…咕嘰…咕嘰…」



姐姐淫水汪汪的饅頭肉屄,被我肏得嘖嘖出聲,淫水從兩人性器的結合處四週潺潺泌出。



「姐,舒服嗎? 喜不喜歡大肉棒插妳你啊?」 



經過剛才的言語交流,姐姐已不再腼腆。姐抱著我,先送上一個香吻,然後膩聲說:



「喜歡! 喜歡死了……弟……你肉棒好硬啊!好大……弄得姐好爽……人家……好舒服……你是姐的小老公……你好會強姦姐姐……大色狼……你姦得我好舒服……唉……唉……我又來了,啊……姐姐喜歡你……姦姐姐的小屄……被你插死了……也願意……啊……大肉棒……可愛的大肉棒……啊……姦死姐姐了……姐姐不行了……我要死了……啊……」



姐的小屄湧出一波又一波的愛液。



「姐,我真的也愛死妳了……」我上面蜜蜜的吮吻著姐姐的香唇,胸膛壓住姐的小美乳,雙手緊摟姐的纖腰,下面則是更放肆的姦她的小屄。



「啊……哎………爽死了……被大肉棒插死了……姐姐要升天了……啊……大肉棒……插死姐姐了……」



我們就這樣乾柴烈火般的交媾著。



四十分鐘後,我終於在姐姐的屄花最深處噴射出幾大股又熱又濃的亂倫精液,而姐姐則已八度高潮,欲仙欲死,癱軟在床上。屁股下的床單早已濕透,一片狼藉。



自此以後,我和姐時常性媾。只要我想要插屄,就去找姐姐,她每次都很樂意的讓我肏她。有時姐也主動來找我。每次我倆做愛時,我都要一再的撫摸、吸吻姐姐全身的每一寸,尤其是她的四點:脹卜卜的小屄,一對尖挺的白嫩乳戶峰,和香馥馥的櫻桃小嘴。



姐告訴我,她不但喜愛的我插弄她的小屄,也十分喜愛我舐吮她的乳房和陰戶,尤其喜愛我吸吮她的乳尖和小屄肉縫中的小肉蒂。



姐現在已二十五歲,剛大學畢業,她出落得更漂亮了。可能是因我多次在她的小屄中身射精,小屄吸收了大量的健壯男性的荷爾蒙的緣故,姐的皮膚變得更白嫩,更光潔,近乎透明。姐身高一六四,細腰長腿,明媚動人。



姐被我初姦時,乳房細小,才32B。 現在姐的三圍是34C-23-34,前挺後突,更性感美麗了。



五年來,我和姐肏屄已超過一千次。我一直不讓姐服避孕藥物,因為那可能會有不良的副作用,長期服用可能有擬姐的健康。當然,每當姐的肥沃期,我都會採用外射,只有在安全期,我才會將脹硬的生殖器深深插入,龜頭頂住她的花心軟肉(子宮頸),儘情射精,享受那在嫩屄深處射精的絕頂消魂美感。